season here...thou,who?

自设工具异常-结晶润滑剂

结晶润滑剂
分级:teth
基本信息
小心地滑!
佩戴型
使用须知
1.“结晶润滑剂”是一种特殊的液体,将它和水以1:10配制即可使用
2.使用方法十分简单~只需倒在地上即可(员工走过的地面会留下结晶)
3.使用过后地板会变得十分光滑,像是镀上了一层结晶
4.正义(移速)超过70的员工会直接滑倒摔死(噗哈哈哈哈)
研究日志
1.最安全的比值是1:10,私自进行操作带来的后果需自行承担
2.结晶润滑剂级易与空气反应(氧气什么的),因此使用时需要装在密封的器皿
3.由于其反应十分迅速,故需要使用特殊的喷洒装置隔绝空气
4.该特殊装置为一个肩背式液体喷洒装置,由一个方形机体和手持喷嘴组成,在不使用时同样保存在结晶润滑剂的收容室内

自设工具异常-地狱熔炉

地狱熔炉
T-03-184
分级:waw
基础信息
无数的灵魂在烈焰中哀嚎着
使用须知
1.派遣员工进入地狱熔炉所在收容室时,员工会将武器投入地狱熔炉并将武器转化为制造装备所需的pe-box
2.在使用时员工会交替受到每两秒越来越高的红色伤害,最高为20每2s(第一秒1红,第三秒2红,第五秒3红)
3.投入z级武器需要12秒(21点红伤)
投入teth需要20秒(55点红伤)
waw级26秒(91点红伤)
4.投入a级武器时,地狱熔炉会爆发出一阵强烈的地狱烈焰,对全屏造成50点红伤,该员工会立即死亡
5.员工在地狱熔炉收容室内死亡时,地狱熔炉内同样会产生一阵强烈的地狱烈焰,对全屏造成同等于该员工精神值上限的红色伤害
研究日志
1.地狱熔炉是一个外表为深红色和血红色相间的石制熔炉
2.地狱熔炉下半部分的原本作为燃料燃烧的部分充斥着绿色的地狱烈焰。地狱烈焰的温度极高,在使用地狱熔炉时会不可避免的被烫伤
3.经研究发现,地狱烈焰的燃料为附近人类的灵魂,任何在公司内死亡的人类灵魂都会被以未知方式被收集。
如果灵魂的来源足够近,地狱烈焰同样会进行爆发(在收容室内死亡)
4.在遇到过于强大的材质时,地狱熔炉会增大其功率,地狱烈焰将会进行一次“爆发”(burst),锻造会在瞬间完成,但影响范围扩大到整个设施,在收容室内的员工直接化为了焦炭
5.这种“爆发”通常会干扰到该武器的所有者,(比如你要是投进去反始乐队就会破容)它们通常感到不安,并会立刻出逃

特殊白夜镇压方式

该死的!
那个自称疫医的家伙已经给连续11个员工弄出了所谓的祝福。。哼,光是看着被羽毛挡住的摄像头画面就完全可以猜测那根本不是什么好东西!记住,他们是异常!不要用人类的行为方式判断他们!
【逆卡巴拉融毁警告】
照例处理好融毁,听着远处传来的钟声,他感到有些奇怪,按理说地面上的声音传不了这么远啊
当!
我对你说!你是信徒【  】,在这坚石上竖起我的教堂,连地狱之门都无法胜过它
告诉我们,这将何时发生,您到来的与世界终结的信号又是什么
您想要我们呼唤天堂之火将他们燃烧净尽么
......
第十二个,我为什么没选择你,因为我们中的一个会是恶魔
闪耀的红光占据了整个情报部休息室,连屏幕上经过处理的画面都十分刺眼
情报部已崩溃
控制部已崩溃
安保部阵亡一人
net,刚才不是还有一个没死的么
他。。看起来不太对
第十二个:“主管,我并不想与你为敌,更不想触犯主,所以在这场战争中,我会保持中立态度。您现在的胜算,估计只有祈祷奇迹从天而降了吧”
呵,奇迹么
或许真的有奇迹啊
“所有人,不要管那个异常,全员冲融毁,注意保证自己安全,给我活着回来”
【侦测到午夜级别考验】
颜色?
【检测为绿色午夜-终末螺旋】
果然还是有奇迹的嘛
绿色的激光从情报部向上射出,分成两道,一道仍然向上,一道顺时针旋转,将扫过的一切腐蚀殆尽
那神明的羽翼被灼烧,焚毁,顷刻间除了依稀的红光和神明不屈的怒号在收容室里回荡
真是震撼啊,主管
嗯?
那戴着面具的第十二个向他点了点头,将手中的武器刺入自己的心脏部位
我..我看到了...光...那是主在接引我们......
他顶着那具尸体愣了几秒,忽然想起还有什么事情
“全员集中在情报部休息室西侧走廊,午夜级别考验战斗准备!”
他看向那个关押神明的收容室,轻蔑的笑了笑
你知道么,神是打不过狗的(误)
(完~)

有没有
那种
集齐三鸟的快捷办法
我要打天启啊啊啊啊啊啊
烦死了两个周目没看见审判鸟了
二缺一啊啊啊阿

憎恶女王的红宝石

O-01-04憎恶女王WAW
season here,hope thou'll enjoy
如你所见,我只是块宝石,在不知多久之前是岁月里被匠人制成魔杖。
在那无尽的过往岁月中,我都是没有意识,单单存在着。那时候,我只能看,只能听,而不能干预世界。我的前几个使用者,他们都...
他们都堕落了...
当然,她也...
自从最近一任使用者想征服月球而死在高空之后,我便一直在层云之上漂浮着,看着下面世界里的炎凉悲欢。下面的世界...那里曾是一片净土,在上一任使用者死了之后,那里变成了一片混乱的地方,充满了战争,灾难,瘟疫,机械,神祗。混乱持续了很久,久到我已经产生了意识
在那里,我看见了她。
那时候她是一个贫苦人家的孩子,憧憬着美好的生活。在那一天,她读到了上一任女王的故事,也就是上一届使用者,她觉得应该有一个人站出来结束混乱的日子
她想成为那个人
于是...
“剩下的事情你也知道了,她们三个魔法少女不幸的故事不用我再说了吧”
“那你为什么不找一个新的主人呢?”
我看着躺在一边法阵里的她,刚刚她又失控了,在培训部里来了一发光束,现在(被锤到)恢复人形等待着再次醒来的时候。
“你知道么,每次发生这种情况,我都要清除她的记忆,并且想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为什么我要做这么麻烦的事情?”
沉默
对面的主管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片刻之后,他问道
“你真的不想换...”
“不”
“为什么”
“有的事情不需要理由,不是么”

魔弹射手的破容设计

注意!
私设!

魔弹射手在逆卡巴拉计数点为零时会在设施内随机进行一次射击并突破收容
在突破收容后,魔弹射手会以缓慢的速度在设施内游荡(类似贪婪女王的速度),在身后留下黑色火焰,对接触的员工造成大量黑色伤害。
每隔一段时间,魔弹射手会随机寻找一个目标,对其造成少量伤害(10点黑伤)并对其进行标记(黑色准心,标记动作为用一只手抛出一枚魔弹)并在五秒后蹲下对其进行一次射击(从最左端到最右端)每穿过一个单位伤害便减少10%,但最低不少于50%。
饰品:魔弹
用金色链条挂在左胸的一枚魔弹,链条两段都连接在左肩上
(加成懒得想了)
特殊效果-善恶不定:持有『魔弹』时,有50%的几率不对友军造成伤害。

T-09-97古老的信念与承诺

season here,hope thou'll enjoy
“拜托啊,一定要成功啊!”
格雷戈瑞以及旁边一众员工的目光始终注视着那挂在一根绳子上的两只变色龙石雕,啊当然,也有几个文员。两只浮雕首尾相接,正在剧烈的晃动着,并发出诡异的蓝色的光(不划掉)
“拜托啊拜托啊”
石雕蒙的撞在天花板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OHHHHHHHH*N(啊不划掉)
“hhh这次是我赢了!这瓶汽水是我滴!”
嘭!
收容室的铁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一个听起来非常严苛的声音猛的响了起来。
“好啊你们!在我的情报部里聚众是要干什么!”
“什么!是yesod部长!”
(完)
附录¹:我们在情报部走廊尽头发现了一个人性生物,旁边有一把目测为极乐武器的碎片。经证实,该生物为情报部员工【   】
附录²:我们至今仍未知道那几位员工(以及文员)究竟是被【  】还是[  ]又或者是被『   』或被送去〔   〕

工作结束了,去喝点汽水吧

没错还是我
season的日常脑洞
hope thou'll enjoy
公司新进了一台异常。额抱歉,一个异常
那是台饮料机,旁边还有两个看起来挺诡异的东西站着不知道干嘛。
我第一次去工作的时候是在几周前,洞察最高的人永远是第一个上,当然了,我的工作还是十分顺利的。当然这也得益于前几天部长帮忙配的眼镜,chesed先生真是个好人呢。
说起这台饮料机。。也没什么特别的。看起来有些花哨的涂鸦,彩色的灯光,欢快的音乐,以及正面出货口上方大大的一个“free”
真是。。这种东西为什么作为异常呢...
工作结束,正当我准备离开的时候,饮料机那边突然传来一声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我扭头看过去,是一罐蓝色包装的饮料,从易拉罐包装看起来像是什么汽水。
突然觉得有点渴了呢。
“唉......maneger...”
“promited”
说起来,汽水味道还不错的。我大概在这之前有好几年没喝过汽水了。蓝莓味独有的酸甜,让我闭上眼睛享受了一下。强烈的气泡刺激着我的感官,感觉整个人都清醒了不少。
“代号f91-233,请记录你的主观感受以及该液体客观形态”
蓝色的蓝莓味饮料是一种无色有强烈碳酸的液体。该液体可能具有回复员工精神的特性。
“请携带F-05-52所产出的液体前往W-01进行样本收集。在那之后你可以选择保留或者上交该液体”
从那以后,基本每天工作完之后,我们部门的员工都会去那里拿一罐汽水。旁边本部的人有时候也会来喝一罐,不过上星期听说有个新人喝完汽水就失踪了,主管给我们的解释是他边走边喝没看脚下踩到鮟鱇了...
我们至今仍未知道为什么鮟鱇会跑到收容室里。嘛...那家伙总是到处乱钻,基本只有主管能找到它。
在这里再次提醒大家注意脚下哦~
(完)
附录¹:Ⅴ. 当工作结果为差时,不要喝从贩卖机中掉下的饮料!!!
附录²:当员工的工作结果为差时,员工喝下汽水会昏睡过去,一段时间后海水夹杂者一条渔船会充满整个收容室。根据故事那个员工是被抓去当渔夫。所以他们也被认为死亡。
附录³:新人求脸熟啊ヾ(≧∪≦*)ノ〃

这里是season
新人,见笑
大概不会有ooc吧...
有的话见谅
                                            [正文]

现在是半夜大概十一点多,正是清道夫四处游荡的时候。在郊区地下的一间收容室内,她僵硬的躺在合金地板上,辗转反侧。

她,又一次失眠了。

“我要把那杂种的脑袋挂在我的床头,只有这样我才能安心睡个好觉。”

这句说过不下万次的咒骂,依旧像装满火药的短铳射击那样刺耳…不对,刚才好像就是火铳射击的声音。

大半个晚上都在咒骂,磨刀以及不断的填装火药中度过了,直到日出,也就是清道夫坐着卡车离开的时候,她才在对那头狼各种死法的想象中睡了过去。

“我们之间的斗争不会有任何一方胜出,我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更残忍地,更痛苦地撕烂那个狗杂种。在那之后,我不会喝葡萄酒,也不会吃蛋糕,我不会以任何方式庆祝的。当我习惯每天在花园里磨斧子而不是摘小花时,我才只有15岁。”

曾经有个员工在【沟通】是问她关于她那不断的狩猎,她是这么回答的。即使对于为什么要强调十五岁以及对方现在的年龄有些好奇,我们的小员工还是把自己的疑问吞进肚里,没有继续问下去。

事实上,仇恨到底从何而起呢?

我不知道。

一次又一次,我撕开它的皮毛,碾碎它的脏器,一次又一次。

因为狂怒而盲目,失去理智,对杀戮果断而坚决,那也总比因为懦弱而恐惧要好太多!

我不能停下,我早就不知道我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了……我也不知道我要到哪里去……我更不知道这个鬼地方到底是哪里。

我只知道我有一个猎物。任何人都不能抢走我的猎物。

因为没有猎物的猎人……

什么都不是


season的脑洞日常

season here,
glad thou'll enjoy
新人,日常,渣作见笑
又是平常的一天,叶甫根尼无奈的走在去往收容室的路上。别误会,并不是什么怪婴或者[数据删除]什么的,而是——红舞鞋
“我#G@%他%#%!主管今天脑子有毛病吧!让我去跟一双鞋做[沟通]!.....”牢骚伴随着满是怨念,或者说,已经有些残念的脚步声到达了收容室门口。叶甫根尼身吸了一口气,刷卡进去。
叶甫根尼:“我是今天负责进行这次沟通的员工,希望你能够配合我的工作”
红舞鞋:“............”
叶甫根尼:“f**k!我**就知道!”
叶甫根尼无奈的吧刚才摔倒地上的报告和书写板捡起来,机械地读完了规定的内容,期间根本没有抬头看那双鞋。
“工作结束,请尽快离开收容室,大门将会在十秒后关闭”
“唉.....”叶甫根尼无奈的走向走廊一头的洗手间去洗了把脸,想让自己从刚才死一般的沉寂中恢复过来。刚出门没走几步,他就好像被一个急匆匆赶过来的人撞到在地。
“嗯?怎么这么不小心...唉?你不是那天.....”叶甫根尼很确定他认得对方,那是一位新进的文职妹子,前几天还因为不会用咖啡机麻烦过他一次......
“唔?!!!”
五分钟后
叶甫根尼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很是苦恼,现在他嘴上有一抹很深的口红印,不用想就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血之渴望get√,最大生命值+6)
“唉”叶甫根尼无奈的叹了口气,刚才那个文职妹子跑开时清脆的脚步声似乎依旧回荡在他的脑海里。
不对,公司标配的皮鞋可不是这种声音!只有高跟鞋才......
(完)
附录:那次事件之后,我们从公司数据库中搜查了有关文职██的全部资料。她承认她完全明白自己在做什么,红舞鞋只是让她更加正视自己的感情,让她有勇气做一直想做的事。